新疆的电力“绿”变

来源:新疆新能源公司 作者:张洪军 发布时间:2019-09-25

小区突然停电,我翻出了一支小蜡烛点了起来,我家丫头直喊暗。“比起我们小时候的马灯亮多了。”妻子说道。“妈妈,什么叫马灯?”望着丫头满脸的稚气,我的思绪飘回到二、三十年前。

那时候,我生活在一个新疆博乐的乡村,村里没有电,蜡烛也舍不得买,每到晚上家里就点起了一盏煤油灯。妈妈在灯下纳鞋底,隔一会儿挑一下煤油灯的灯芯。第二天早晨,我们望着彼此熏黑的鼻孔不禁捧腹大笑。那时,我特羡慕城里的孩子,家里有电灯,可以坐在灯下做作业!

后来,学校安装了一台小型发电机,教室里安上了电灯,照得教室每个角落都亮堂堂的。但发电机每晚九点就停机,还得点上蜡烛上晚自习,教室里星星点点,是一道别致的风景。教室里有刺鼻的气味,不仅影响着空气质量,而且危害人们身体健康。我望着那台神秘的机器,心想要是我能操作那样的机器该多好,那样就让它随时发电、永远有电,我也在心中许下长大后考个电力学校的愿望。

也许是我与电力有缘,也许是我追求执着,毕业后,我入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五师艾比湖热电厂,成为一名运行工人,接触到了火力发电厂里的锅炉、汽轮机、发电机三大主设备和许多辅助设备。我如饥似渴地吮吸着营养,努力学习理论,联系实际,真真切切地融入到了电力系统,“随时发电、永远有电”的想法终于实现了。

1998年,电厂进行二期扩建,我担任了电气低压设备安装队队长,经常与设计、制造、施工单位人员联系,反复查阅各类规程、标准、图纸。电器元件从大变小、设计图纸电路由繁到简、自动化程度由低到高、机组容量由小变大,作为一名电力工作者,我亲历了我国电力事业腾飞的脚步,也切身感受到自动化程度高的机组所具有的优越性。原来1.2万机组每次启停机,光机侧两个疏扩上就有40个多个手动门,工人们操作得汗流浃背。如今,疏水门实现了程控自动,不仅减少了操作量,并且实现了集控全能值班。除尘、脱硫、脱硝、脱汞、废水零排放……环保设施也变得更加全面。

2011年,我有幸与绿色能源结下了不解之缘。我先后参与到了国电新疆阿拉山口风电公司、国电艾比湖公司、哈密公司石城子光伏电站、哈密公司景峡风电场等新能源的运行生产及建设。从火电到风电、光伏,电力发展之神速令人目不暇接、欣喜若狂。

二十余年匆匆而过,我从一个懵懂的少年变成了中年,从跟着师傅学习的学徒变成了风电生产建设的老员工。这些年间,我横跨了1000多公里从北疆博乐来到了东疆哈密,机组从单机600兆瓦到现在的单机1500兆瓦、2000兆瓦、2500兆瓦甚至更大;从原来的国产化率,到现在全自主研发;从原来只能到达坂城看风电机群,到现在风电机群全疆随处看见。博乐的阿拉山口、三台,塔城的铁厂沟,吐鲁番的小草湖,哈密的景峡、三塘湖等等,大型的风电机群耸立风中呼呼旋转,迸发着勃勃生机。点“马灯”时代不见了,而今疆电外送了,从哈密到郑州再到全国各地。风电在发展、新疆在发展、祖国在强大,作为一个老风电人,我心潮澎湃,骄傲又满足。

集团公司优秀共产党员一级红旗奖章、新疆建设开发建设奖章、澳门皇冠手机免费网址杰出员工……我用自己的汗水收获着成长。但我更崇拜那些在平凡岗位上默默奉献、始终如一的人,正是有这样的党员和群众,风电的发展日新月异。每次看到在生活的地方——景峡267台风机在风中开足了马力呼呼旋转,我就更加坚信——幸福一定是奋斗出来的!

从马灯到电灯、从皮影到电影、从鸿雁传书到手机微信,电在创建现代文明的进程中,举足轻重。电为人类带来了光明、璀璨和希望。人类一路走来,电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革命性的变化,它已经成为现代社会离不开的“空气和水”。作为风电工人,我自豪,我骄傲。因为我奉献于风电事业,亲身见证着我国电力的发展。

我深深爱着新疆电力这片土地。她的“绿”变,给我温馨的记忆,给我无穷的力量,给我成长的动力,给我战胜困难的勇气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