工人力量永传承

来源:大同发电公司 作者:王可超 发布时间:2019-09-25

周末,一家人例行看望年近九旬的姥爷,午饭过后,全家围坐在客厅聊着家长里短,我瘫坐在客厅的靠背椅上,皱着眉头,思忖着领导安排的写作题目,嘴里还不时嘟囔着“70年、70年……”

老爷子看我这状态,好奇地问道:“超,想啥呢?”我起身答道:“今年不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么,单位要征文,我这不正构思呢,不知道该写点啥。”老爷子一听,起身走向立柜,从柜里翻出一个皮包,拿出来一踏用皮筋束着的工作证递给了我。我接过这些表面透露出年代感的证件,打开证件后,封皮上“全世界无产者,联合起来!”的字样彻底将我拉回到毛主席时代。

老爷子也打开了话匣子,从一电厂、二电厂的统一管理讲到两厂的分厂而治,从只身来到大同讲到参加电厂革命工作,从最初的大字不识讲到如今能读书看报,从攀爬电杆布线讲到深入负米安装电话线。老爷子说:“我跟电气专业和通讯专业打了一辈子交道,装了无数部电话,从来没想过咱们能有这么方便的通讯手段,人手一个手机,真的是楼上楼下,电灯电话。说真的,这得感谢共产党,没有共产党咱们不会有现在的美好生活。”他开导我说:“我觉得你这70年征文,可以从你身边的变化入手,写写那些让你印象深刻的人和事。”

是呀!老爷子可谓一语点醒梦中人,要写发生在我身边的变化,那还不是提笔就来。


设备治整有力度 职工拍手齐叫好

在2013年之前,每逢阴雨天上煤,对负责大同发电公司一期输煤甲0号、乙0号的运行巡操工来说简直是一场“噩梦”。上煤时,推土机将一期煤场的汽车煤推入0号下煤筒后,由于推入的煤量不均匀、不连续,再加上雨天煤质发黏,极易造成下煤筒堵塞发生溢煤。为不影响上煤,运行巡操工只能一直站在下煤筒旁,时不时地用铁锹和撬棍将下煤口壁的粘煤捅落,一站就是好几个小时,这样既延长了上煤时间,又存在一定的人身安全隐患。

如何彻底解决这一问题?该公司燃料车间管理层经过长时间的调研、考察,先后在甲0号皮带和乙0号皮带尾部各安装了1台链条式给煤机。给煤机安装后,煤可以均匀地、连续地进入原煤仓,煤量也可根据上煤要求及时进行调整,彻底告别了从前时而煤层大、时而煤层小的上煤状态,皮带巡操员也不用一直守在下煤筒旁捅煤,消除了人身安全隐患。

车间还针对职工反映强烈的输煤现场环境差问题进行了有效治整,在三期T5、T6转运站及碎煤机楼安装干雾抑尘系统;对三期6A、6B皮带全封闭导料箱进行了改造;改造二期、三期输煤地面6000平方米;将带式除铁器更换为盘式除铁器,这一系列的举措进一步改善了输煤现场作业环境,职工们发自内心为设备治整点赞,为车间管理层叫好。

咱们工人有力量 薪火相传展芳华

“你们现在呀!真是赶上好时候了。”有着30年工龄的检修班副班长张斌对年轻人这样说道,“我们年轻那会儿,一期煤仓输煤间哪有什么货梯,运送工具全是手拿肩扛,氧气瓶我们都是一人扛一个走上32米,遇到大活光准备工具就得来回好几趟。”“您们可真行,咱们工人有力量这歌还真不是白唱的!”青年员工小刘由衷地感叹。

是呀,“咱们工人有力量”这话用在我们检修班的这些老师傅们身上还真是不为过。别看他们都是年过半百的“大老汉”,可是干起活来的拼劲、研究技术的钻劲,让我们这些大小伙子都自愧不如。检修班长“老瓮”,凡有工作,事必躬亲,都要去现场探个究竟;副班长张师傅瘦小的身材,却总在重要的检修工作中积蓄着大大的能量;专业组长田师傅焊接技术了得,皮带下、下煤筒上、暖气沟处处都有他的身影;专业组长封师傅,大到一台电机,小到一个螺丝,总能在工作班作业前将准备工作安排妥当……老师傅们这种任劳任怨、敢打敢拼的工作热情,保证了车间各项检修工作顺利完成。

在完成好工作的同时,老师傅们还将自己的检修手艺和经验毫无保留地教给我们年轻人。有一次,班组对甲5号皮带进行更换,需要制作2个皮带接头,由于时间紧、任务重,接头制作全程都是老师傅们在操作。只见他们手拿皮带刀上下翻飞,时而划线、时而拨层,把我们这些菜鸟看得一头雾水,苦于无法上手,就只能在旁边干些保障工作。

那次皮带更换工作结束后,为能掌握拨皮带接头这个技术,我和小郑两个年轻人拿着皮带刀在废皮带上练习,别说拨接头了,就是沿着划线割断一段皮带都搞得我们满头大汗。

刚完成检修工作的张副班长好奇地走过来,看到我们两个跪在地上对着一段废皮带生拉硬拽后,噗哧笑出了声,问道:“你们这是划皮带?还是扯皮带?”羞得我们满脸通红,尴尬地说:“我们想练习一下拨皮带接头,可是连最基础的割皮带都干不好。”

张副班长从我们手上拿过皮带刀看了看说,“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,你看这刀这么钝,怎么能轻易把皮带割断?”说完他带着我们来到电焊库,打开砂轮机,带上防护镜,小心翼翼地将皮带刀的刀刃靠近砂轮仔细地磨着,磨了5分钟,他递给我们说:“这回试试。”

我们接过刀,走到皮带前用力一划,果然在胶皮上留下深深的一道口子。他继续说:“光能划开可不行,一个皮带头在工作面和非工作面需要制作8个阶梯,每个阶梯都要按照130毫米的尺寸标准,把7层皮带按照2层、3层、4层、5层的比例拨开,这对刀工可是个不小的考验。”他一边说一边用皮带刀在皮带上轻轻地划了一条笔直的直线,对我们说:“你们先试试沿着这条直线把皮带割下来。”我拿上皮带刀沿着那条划线慢慢地划着,可这皮带刀却怎么也不听使唤,划得是歪歪斜斜,尤其是划到越深的地方,皮带刀就被皮带的缝隙卡得越紧,到后来干脆拔不出来了。

张副班长见状继续说道:“你有三个问题,第一是手上没功,第二就是下刀有问题,要充分利用刀尖和刀刃,第三也就是最重要的一点,就是你缺乏团结协作,这么沉的皮带你一个人怎么能轻松地划开,为什么不让我们帮你拉住皮带缝的两边,那样扯起来不就轻松了吗?”在张副班长和小郑的协助下,我顺利将那段皮带割了下来,虽然还有些歪歪斜斜但是有了不小的进步。

后来张副班长又耐心地告诉了我们扯皮带接头的方法和窍门,那天的学习也让我们两个年轻人收获颇丰。张副班长对我们语重心长地说道:“记住,以后在工作中切记不要自己逞能,要懂得团结同事,这样才能安全、顺利地完成工作。你们还要继续努力,以后的担子要由你们年轻人来担啊!”

班组里的青年骨干已经渐渐接过了老师傅肩上这份沉重的担子,“急先锋”小姚、“智多星”小张、“技术能手”小刘……皮带更换现场、碎煤机开盖大修、叶轮给煤机抢修、煤场喷淋泵抢修,一个个检修任务、一处处抢修现场都有这些青年人的身影,他们用奋力拼搏、尽职尽责的工作态度书写着奋斗芳华,把自己的青春热血注入到了企业的发展当中。

70年披荆斩棘,70年风雨兼程。一路走来,中国人民自力更生、艰苦奋斗,创造了举世瞩目的中国奇迹。我们的企业也由小变大,历经艰苦创业,才取得了今天的骄人业绩。我想只要这份“工人力量”能够薪火相传,我们的企业也一定能够在时代浪潮中铸造新辉煌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